• 家国情怀·天人和谐·文化自信——从端午文化看民族精神传承 2019-07-09
  • 拒绝朝九晚五  80后白领开启“皮匠之旅” 2019-07-09
  • 各位版主及潇湘玉竹版主节日快乐! 2019-07-05
  • 从西安走出的搏击格斗冠军 2019-06-27
  • 工信部:鼓励婴幼儿配方乳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建设 2019-06-27
  • 安徽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博览会淮南签约10个项目 2019-06-26
  • 五家渠市开展2018年春季动物疫病防控及畜牧业安全生产监督检查工作 2019-06-19
  • 置业指南:盘点沙坪坝在售楼盘 2019-06-15
  • 1948年,刚转入人民日报社的同志 2019-06-02
  •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9-05-31
  • 浙江检验检疫局积极推进出口水产品HACCP认证示范区建设 2019-05-16
  • 聚焦3月广州家博会:温暖软装打造心动生活 2019-05-16
  • 美国代表历史与现在,中国代表现在与未来。美国产品退出中国市场,几乎等于退出亚洲市场 2019-05-07
  • 乌鲁木齐县“访惠聚”工作队收到一张特殊的手绘奖状 2019-05-07
  • [雷人]没意思!拔剑四顾无敌手!不玩了,左左右右慢慢啃…… 2019-05-02
  • 广东26选5最新开奖结果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医流高手 » 正文
    | 繁体版

    河西广东路地址:第0125章 我会吹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问一个漂亮女生会不会吹长箫,这当然只是一句调侃而已,但看着廖青秧那迷茫的眼神,我猜她应当不懂,所以也就没有继续逗闹下去……

        翻着烤鱼,香味渐渐飘散出来,我注意到廖青秧开始时不时的盯着烤鱼发呆,偶尔也会吞咽一下口水,每次吞咽的时候,她那洁白如玉的脖子上的一丝伤痕就显得分外刺眼!

        “你怕不怕死?”我问她。

        廖青秧苦着脸,点了点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大概是在心想这是一个傻瓜才会问的问题吧?活着的人有几个不怕死的?

        我也只是觉得奇怪,廖青秧精通十几种乐器已经是我生平仅见的天才一般的人物了,长得这么漂亮,几乎就完美了,但却是一个哑巴,这就有点太具戏剧色彩了。

        “你是哪里人?羊城的吗?”

        廖青秧摇了摇头,蹙着秀眉想了一下,在地上瞬间画出了一个雄鸡的雏形,然后在西北方向的某处点了一下,我看了看,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家在西北???这位置有点像是太原附近吧?”

        廖青秧点了点头,又在那个点上面画了一个山门,然后在山门处写了‘悬空寺’三个字,我顿时明白了她家的地址了。

        西北来的女子,竟然长得这么钟灵毓秀,看气质倒会让人一眼想到江南的婉约风情。

        鱼肉的香味已经很浓郁了,我试探了一下,将先烤熟的一条递给了廖青秧,她也没有怎么矜持伪装,伸手过来接了一下,手指尖一碰,顿时烫地又缩回来放在嘴里吮了一下……

        “用那个叶子先垫着,然后找根干净的树枝拨开吃,热度散得快,罗非鱼的鱼刺不多……”我提醒着,看着廖青秧跟一只斯文的小猫似得弯着腰在用树枝拨开白皙如玉的鱼肉,恰好又看到了她领口耷落下来,里面也有白皙如玉的峰峦一抹。

        没有万娇娇那种惊心动魄的庞大,但比起杜小宜那种‘对A要不起’的尺寸,还是要更为圆满一些,尤其是形状的弧度,简直完美。

        廖青秧的注意力专注在鱼肉上,我担心自己的伤口,深深的看了两眼之后也不敢再看了,但饶是如此,热血依旧难以遏制!

        好在廖青秧的手很灵巧,片刻就把一条完整的烤鱼给拆解成了匀称的鱼肉,然后还用比牙签稍大一些的树枝插着放进嘴里,看她弯起来的眼眸来看,应当是对这样的食物还算满意!

        两条鱼一人一条,勉强可以维系那种饥饿感,衣服随着小火堆的热度慢慢也被烘干了一些,我的体力不知不觉的恢复着,但看廖青秧的面容,竟然好像是酒足饭饱有了打瞌睡的迹象似得!

        时间上基本已经无法判断现在准确的时间了,但南方的山林里夜晚是有蚊虫的,我休息得差不多后,起身对廖青秧说该走了!

        她顿时一脸倦容的站起来,跟着我一起把那堆火给熄灭、埋住,地上还留着她刚才用树枝画的那只雄鸡雏形以及娟娟秀气的‘悬空寺’三个字。

        因为来的时候是直接从溪流里横淌过来的,但现在好容易衣服烘干一些,我们都不愿意再下水去了,于是绕着路,不知不觉已经不知道绕到哪里去了!

        一开始是廖青秧搀扶着我的手,但慢慢的我发现她的脚步慢下来,脑袋都一点一点的,不住的往我的肩膀上靠落下来!

        “你清醒点——”我没好气的提醒道,“这要是遇上稍微心存一点恶意的人,你现在就会在这座山林里面**了,说不定命都没有了!”

        廖青秧顿时打起精神,松开了看起来已经像是挽着我的手臂走开几步,偷偷的看了我一眼,朝我比划了一个手势。

        我忽然觉得这样交流真的是太累了,因为无法完全看懂廖青秧在说什么。

        廖青秧盯着我迷茫的眼神,她自己的眼眸里也滑过一抹失落,然后停下来,捡了一根树枝在地面写道:“我觉得你是善良的人?!?br />
        我怔住了,呆呆的看着廖青秧写得‘善良’二字,心想我算是吗?

        “可是我现在满身是血,而且就在你面前谈论着打打杀杀的事情,差点都动手杀死一个人了,你还觉得我善良?”

        廖青秧点了点头。

        我盯着她美丽的脸庞,深深的看了一会儿叹道:“你怕是对善良有什么误解哦,活在这个残忍的人世间,善良的人是最弱的……”

        “不,善良也是一种力量!”她又停下来,在地面写了一行秀气的字体。

        我看了一眼,继续往前走着说道:“那好吧,我是不是善良的不重要,但我相信你应当是,所以发生的这些事情,你会保密的对吧?”

        廖青秧迟疑着点了点头。

        “你叫廖青秧,记得答应了我保守这些秘密,不然只会给你招来横祸……”我威胁道,“如果事情从你这里泄露出去,那个我放走的白远山,可能会来伤害你的!”

        廖青秧点了点头,又停下来写道:“你很厉害,多大了?”

        “噗——”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很主动嘛,这个问题理论上都是男生搭讪女生才问的问题,你该不会是在跟我搭讪吧?”

        廖青秧一脸茫然无辜的摇了摇头。

        我笑了笑道:“我应当算是已经十九了,你呢?”

        廖青秧伸出两根纤纤细指。

        “二十???比我大一岁!”我忽然看着廖青秧笑了笑道,“你精通十几种乐器,现在直播软件那么火,你开了什么直播没有?”

        廖青秧依旧是茫然的摇了摇头,在地上写道:“我每天都要练习,你们跑过来的时候,我的埙都掉了……”

        “这么说你当时在凉亭里练埙???”

        她点了点头,在地上写道:“这里安静?!?br />
        “是安静,但太安静了,这种地方发生命案,估计一时半会都暂时发现不了,等到发现后会增加破案的难度……”

        我嘀咕着,忽然看着一条陌生的新路哭笑不得笑骂道:“这他妈的什么破路啊,也不多立一些标识牌,现在走到哪都不知道了!”

        廖青秧忍俊不禁的笑了一下,然后伸手指了指天上。

        “什么意思?”

        “用古老的办法导航啊,你跟着我!”廖青秧说着,加快脚步走到了我的前面去,我这才想起来其实刚才一路都是我在带路,也都是我在说走这里走那里,廖青秧都没有拒绝过。

        天才果然还是天才。

        十几分钟后,眼前的景致豁然开朗,廖青秧真的在不过溪流的情况下,把我带到了之前她自己被挟持的那个凉亭之上。

        远处的街灯和七音谷的标牌清晰在眼,我转头盯着廖青秧,目光复杂的叹道:“那行吧,我们就在这里分手,记得保守秘密,不然我会来找你麻烦的……”

        廖青秧点了点头!

        我率先朝着下面走去,心想她自己应当是认识路不会有危险了,但走出一段后却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她弯着腰在凉亭那边寻找着她的‘埙’。

        我犹豫了一下,觉得这样一个女生深夜还在这里实在是有点危险,于是转身过去,帮她找到了那个‘埙’递给她说道:“快回去吧,如果可能的话,以后不要再来这里练了,你们学院不是有练习室吗?这里太寂静,坏人如果在这里做坏事,也很容易成功!”

        廖青秧蹙着眉头,面有难色的东张西望了一下,突然走过去找了一根树枝过来,又在地面上写道:“学校很多男生认识我,我去练习,他们都会捣乱……”

        我顿时明白了!

        不管廖青秧说的捣乱是男生追求他还是因为她的‘哑巴’情况而欺负她,大概对于想要安静练习的她来说都是一种困扰吧!

        “那行吧,以后你还是来这里练习,但早点回去!”

        廖青秧点了点头,忽然拿起‘埙’最唇边吹了一下,我刚打算转身的,却又被她吹出的‘埙’声给迷住了,埙的音色朴拙抱素独为天籁,即便是不懂的人去吹,只要吹得响都十分悦耳,更何况是廖青秧这种惊艳的天才女生……

        不知不觉,我竟然听着她吹完,然后才转身。

        “咿哩哇啦…………”身后传出廖青秧那独特的想要说话却只能发出的模糊的声音,我转过头看着她似乎在跟我说话。

        “又怎么了?”我皱眉问道。

        她走过来,拿起树枝在地上飞快的写了一行字:“你以后还来吗?我可以吹给你听!你不是问长箫吗?我会吹……”

        我怔了怔,盯着廖青秧怔怔出神。

        这世界上真的还有单纯到这种地步的女生吗?

        她难道真的感觉不到我对她的恶趣味?

        我点了点头……莫名其妙!
  • 家国情怀·天人和谐·文化自信——从端午文化看民族精神传承 2019-07-09
  • 拒绝朝九晚五  80后白领开启“皮匠之旅” 2019-07-09
  • 各位版主及潇湘玉竹版主节日快乐! 2019-07-05
  • 从西安走出的搏击格斗冠军 2019-06-27
  • 工信部:鼓励婴幼儿配方乳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建设 2019-06-27
  • 安徽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博览会淮南签约10个项目 2019-06-26
  • 五家渠市开展2018年春季动物疫病防控及畜牧业安全生产监督检查工作 2019-06-19
  • 置业指南:盘点沙坪坝在售楼盘 2019-06-15
  • 1948年,刚转入人民日报社的同志 2019-06-02
  •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9-05-31
  • 浙江检验检疫局积极推进出口水产品HACCP认证示范区建设 2019-05-16
  • 聚焦3月广州家博会:温暖软装打造心动生活 2019-05-16
  • 美国代表历史与现在,中国代表现在与未来。美国产品退出中国市场,几乎等于退出亚洲市场 2019-05-07
  • 乌鲁木齐县“访惠聚”工作队收到一张特殊的手绘奖状 2019-05-07
  • [雷人]没意思!拔剑四顾无敌手!不玩了,左左右右慢慢啃…… 2019-05-02
  •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游戏规则 四川时时彩12选5 双色球红球属于质数的有哪些 好运快3怎么玩 pk10/ 998通比牛牛 东方6十1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状元红83055三肖中特 15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2 35选7奖池 山东老11选5遗漏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 篮球让分胜负怎样定温胆 中国体彩网时时彩 3d春风得意六码复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