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国情怀·天人和谐·文化自信——从端午文化看民族精神传承 2019-07-09
  • 拒绝朝九晚五  80后白领开启“皮匠之旅” 2019-07-09
  • 各位版主及潇湘玉竹版主节日快乐! 2019-07-05
  • 从西安走出的搏击格斗冠军 2019-06-27
  • 工信部:鼓励婴幼儿配方乳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建设 2019-06-27
  • 安徽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博览会淮南签约10个项目 2019-06-26
  • 五家渠市开展2018年春季动物疫病防控及畜牧业安全生产监督检查工作 2019-06-19
  • 置业指南:盘点沙坪坝在售楼盘 2019-06-15
  • 1948年,刚转入人民日报社的同志 2019-06-02
  •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9-05-31
  • 浙江检验检疫局积极推进出口水产品HACCP认证示范区建设 2019-05-16
  • 聚焦3月广州家博会:温暖软装打造心动生活 2019-05-16
  • 美国代表历史与现在,中国代表现在与未来。美国产品退出中国市场,几乎等于退出亚洲市场 2019-05-07
  • 乌鲁木齐县“访惠聚”工作队收到一张特殊的手绘奖状 2019-05-07
  • [雷人]没意思!拔剑四顾无敌手!不玩了,左左右右慢慢啃…… 2019-05-02
  • 广东26选5最新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正文
    | 繁体版

    广东路新华书店电话:第二百九十二章 除魔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冯菊娘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第一次被降世军掳走时,以为天都要就塌掉,曾有一任丈夫在战场上受了重伤,回来之后就在她面前一口一口地吐血而亡,也曾有争她不得的男子,狂怒之余,处心积虑地想要杀死她……

        凡此种种,冯菊娘总能勇敢面对,从未有过如此持久的恐惧。

        这一次,她真的感到战栗。

        她承认自己不是良家妇女,去见寇道孤时不怀好意,一心想要败坏此人的名声,她也承认自己算不得忠诚,做这些事不全是为了维护徐础的利益,还想借此扬名,好获得欢颜郡主的重视。

        她知道邺城眼下由谁做主,以为这是自己赢得富贵的一条曲径。

        可事情的进展与她预料得全不一样。

        一见面,寇道孤就抛出一个独特的问题:“太初有道,亦有非道乎?”

        冯菊娘一愣,随即笑道:“寇先生真看得起我,居然问我这样的事情?!?br />
        “我不教授他人学问,更不陪人练习辩术,你有悟道之心,咱们说下去,若无,请离开,不要浪费我的精力?!?br />
        冯菊娘认真想了一会,回道:“原本无道,亦无非道,一旦有道,必生非道?!?br />
        寇道孤冷笑一声,对这个回答虽不满意,却没有结束论辩,继续问下去,冯菊娘见招拆招,她没读过多少书,没法引经据典,但是极聪明,大致摸清对方的套路,寇道孤的每一个问题几乎都藏着陷阱,越是认真回答,越会落下其中,非得超越问题本身,才能离陷阱稍远一些。

        今晚,寇道孤紧扣“非道”两字,一连提出十一个问题,冯菊娘都用同样的方法回答,宁可东拉西扯,也不直接回答。

        “有悟道之人,可有半悟、暂悟、似悟非悟之人?”

        “对于悟道之人,没有半悟、暂悟、似悟非捂之说,对于寻常人,身处非道之中,不辨道之真假,以此看人,才有半悟、暂悟、似悟非悟之幻象?!?br />
        冯菊娘对自己这个回答很满意。

        寇道孤也难得地没有冷笑,马上又问:“你看我是何等样人?”

        “我看冠先生是悟道之人?!?br />
        “我看你是何等样人?”

        “先生看我是迷途之人?!?br />
        “你看自己是何等样人?”

        “我看自己……是求悟之人?!?br />
        “你可悟了?”

        “未悟?!?br />
        “你来求悟,还是求未悟?”

        “自来只有求悟,哪有求未悟之说?”冯菊娘笑道,她已能慢慢跟上对方的连环逼问,甚至能够分出一些余力弄些姿态。

        “于己为求悟,于人则为求未悟?!?br />
        “小女子还是没有明白?!?br />
        “道能否化为非道?”

        “不能,能化为非道,必非正道?!狈刖漳锿芽诘?。

        “已悟之人能否退为未悟?”

        “不能,悟即是悟,若退为未悟,从前便非真悟?!?br />
        “然则你为何来引我退入未悟之境?”

        冯菊娘笑道:“寇先生可冤枉我了,我来见先生,只为问道,怎敢引先生进入旁门左道?再说我也没有这个本事?!?br />
        “脱掉你的衣服?!?br />
        冯菊娘一愣,“寇先生在说笑吧?”

        寇道孤一脸严肃,“我从不说笑,脱掉衣物,露出你的魔女本相,看我是否会受诱惑,也好断你一片痴心枉想?!?br />
        “我没想诱惑寇先生?!狈刖漳镉行┬男?。

        “心怀恶意已是罪过,当面撒谎更是罪上加罪,冯夫人,你一生颠簸,就没仔细想过究竟是为什么吗?”

        冯菊娘又是一愣,想起刘有终的话,她在得到富贵之前还得经历重重磨难,“运气不好呗?!?br />
        寇道孤冷笑,“如你现在这般样子,便有运气,也与你擦肩而过。你自恃貌美而聪明,能够轻易骗过一切人,殊不知,受骗之人,资质皆不如你,你频繁委身于下下之人,哪来的好运?资质强于你之人,早将你一眼看穿,避你唯恐不已,你亦不肯争取,纵有好运,也不会落在你头上?!?br />
        冯菊娘一下子被说中心事,喃喃道:“牛天女是上上之人,可她后来不再认我这个干女儿,难道就是因为这个?”

        “与人交往,你可是如鱼得水?”

        “反正对我来说都很轻松?!?br />
        “人生一世,当逆水行舟,你觉得轻松,便是顺流而下,越来越下,沦落无极?!?br />
        “所以我才来向寇先生问道,也想争个‘上游’?!狈刖漳锇殉植蛔?,心生羞愧,越想越觉得寇道孤所言句句在理。

        “脱掉你的衣物?!笨艿拦掠只氐秸饩浠吧?。

        “这与问题……有什么关系?”冯菊娘还没有完全被说服。

        “你在‘下游’沦落已久,早已不识‘上游’为何样,所以才生恶念,假借问道为名,来我面前玩弄伎俩。唯有让你见识‘上游’的真面目,彻底破你伎俩,才能灭你堕落之心?!?br />
        “我接触的人不全是‘下游’,也有‘上游’,比如……徐公子?!?br />
        “嘿,徐础乃‘下游’之极,你的恶念正是来自于他?!?br />
        “不不,这是我自己的主意,徐公子全然不知……”

        “这正是徐础恶极之处,他令你自生恶念,为他效劳而不自知?!?br />
        “我……好像……”冯菊娘早已不知不觉失去思考的能力。

        “魔女,露出你的本相!”寇道孤厉声喝道,双眉倒竖,他个子高,相貌庄严,这一怒颇有神威,“大道面前,没有你的藏身之所!道乃唯一,道乃至高、至上、至尊,你的小小伎俩无处遁形!脱去衣物,舍却伪装,让大道还你本来面目!”

        与其说是被说服,不如说是被寇道孤的语气吓得失魂落魄,冯菊娘真的抬手要宽衣解带,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

        若不是被一个古怪的声音惊醒,她真会脱掉全部衣物。

        屋里还有寇道孤的两名仆人,一直站在角落里,无声无息,从不插嘴,也不上前服侍,就是默默地站着,直到冯菊娘开始解裙带,其中一人发出了轻微的哼哼声。

        声音很小,冯菊娘还是听到了,扭看瞥了一眼,看到极为熟悉的目光,她曾在自己十几任丈夫以及诸多男人眼中看到过,那是毫不掩饰的沉迷与贪婪,更像是盯着一块肉,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

        冯菊娘又看向寇道孤,从他的眼中看到的是一丝兴奋,似曾相识,又很陌生,她说不清是什么,但是突然之间感到无比的恐惧,全身战栗不已。

        寇道孤逼近一步,“别让恶念再支配你,那是徐础在使坏,他是魔王,不脱离他的操控,你会一直堕落下去,永无出头之日……”

        “你才是魔王?!狈刖漳锝辛艘簧?,匆匆系上裙带,推门跑出去,不想与任何人说话,回到王府里,躺在床上兀自瑟瑟发抖,既庆幸自己逃过一劫,心中又有几分动摇,在寇道孤和徐础之间来回评判,想分清谁是正道,谁是魔王。

        次日上午,寇道孤派人送来一封信,在信中,他严厉斥责冯菊娘的险恶用心,并将一切责任都归咎到徐础头上,最后声称道魔不两立,他要再去思过谷,卫道除魔。

        冯菊娘真被吓坏了,这种事情不可能找小郡主帮忙,于是要了一匹马,飞驰回谷。

        谷中一切未变,老仆带着五六人四处清扫,昌言之等人则分成几伙,或是喝酒,或是比试力气,或是闲聊,总之都不是老仆眼里的“正经事”。

        见到冯菊娘回来,许多人围上来嘘寒问暖,他们都是寇道孤所谓的“下下之人”,冯菊娘却不讨厌这些人,恰恰相反,她觉得很自在。

        难道我真堕入魔道了?冯菊娘冒出这个念头,心中一悸,怕自己会扭头回去向寇道孤匍匐请罪,急忙跳下马,将缰绳随手塞给别人,匆匆向徐础的住处跑去。

        “冯夫人这是怎么了?”

        “在城里受欺负了?”

        “谁能欺负得了她???”

        “难说,毕竟咱们是客……”

        “啊,我知道了,冯夫人在城里嫁人,又死一个丈夫!”

        ……

        冯菊娘撞进房间,见到窗前的书桌还在,想起自己几天没描字了,心绪突然缓和下来,声音却依然有些发颤,“公子救……”

        房间里只有书桌,席上却是空无一人。

        “公子人呢?”冯菊娘大吃一惊。

        身后传来回答:“公子去后山担水了?!?br />
        冯菊娘转身看向老仆,越发惊讶,“公子……想明白了?无缘无故地怎么会跑去担水?”

        “也不算无缘无故,今天来了两位大官儿,真正的大官儿,都当过礼部侍郎,啧啧,一看就是老成持重的正派人,比之前来的那个什么寇先生好多了,与他们聊过之后,公子……”

        冯菊娘匆匆跑出房间,去往后山。

        老仆收拾屋子,片刻之后,他停下手中的动作,自言自语道:“我说什么来着,肯定会惹麻烦。唉,公子就是心太善,所以当不了吴王,连个妇人都管束不住?!?br />
        冯菊娘没跑出多远,看到徐础坐在小路边的一块石头上,以瓢盛水,大口痛饮,目光盯着脚边的什么东西。

        “徐公子,我……我怕是给你惹祸了?!狈刖漳镒呓?。

        徐础抬起头,面露微笑,“你回来了?我明天正要进城去?!?br />
        “不要进城??艿拦隆裉炜赡芫突嵩倮?,他要……他要卫道除魔?!?br />
        “除魔?”

        “就是公子你啊,他以为……他说公子是魔王!”

        徐础大笑数声,“冯夫人真有本事,竟然能将寇道孤激怒?!?br />
        冯菊娘愣住了,但是心里想明白一件事:徐础绝不是“魔王”。
  • 家国情怀·天人和谐·文化自信——从端午文化看民族精神传承 2019-07-09
  • 拒绝朝九晚五  80后白领开启“皮匠之旅” 2019-07-09
  • 各位版主及潇湘玉竹版主节日快乐! 2019-07-05
  • 从西安走出的搏击格斗冠军 2019-06-27
  • 工信部:鼓励婴幼儿配方乳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建设 2019-06-27
  • 安徽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博览会淮南签约10个项目 2019-06-26
  • 五家渠市开展2018年春季动物疫病防控及畜牧业安全生产监督检查工作 2019-06-19
  • 置业指南:盘点沙坪坝在售楼盘 2019-06-15
  • 1948年,刚转入人民日报社的同志 2019-06-02
  •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9-05-31
  • 浙江检验检疫局积极推进出口水产品HACCP认证示范区建设 2019-05-16
  • 聚焦3月广州家博会:温暖软装打造心动生活 2019-05-16
  • 美国代表历史与现在,中国代表现在与未来。美国产品退出中国市场,几乎等于退出亚洲市场 2019-05-07
  • 乌鲁木齐县“访惠聚”工作队收到一张特殊的手绘奖状 2019-05-07
  • [雷人]没意思!拔剑四顾无敌手!不玩了,左左右右慢慢啃…… 2019-05-02
  • 新时时彩app下载 nba投注规则 德州扑克玩法说明 黑龙江36选7玩法 北京快乐8全天计划软件 体彩宁夏11选5开奖结果 德州扑克八号梭哈 快乐10分常出5个号码 竞彩和北单买哪个合适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彩3d复式全排列组合器 新疆时时彩杀号技巧 内蒙古快三形态走势图 广东36选7开奖公告 另版手写综合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