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释放四大新信号 2018-11-28
  • 山西吕梁市旅游发展委员会总工程师周瑞美被查 2018-11-28
  • 广东26选5最新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谋娶军妻 » 正文
    | 繁体版

    快乐十分摇奖机:124不同的他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时光都是美好的。

        轩昀霆在对明年的训练计划,做着最后的审核。楚一正在帮公司编排新季度的销售计划表。

        阳光将病房里,照得暖暖的。

        一张能活动的桌子,横在病床上,轩昀霆和楚一对面而坐。

        这个计划表,对于楚一来说,处理的有些吃力。

        它需要查阅大量往年公司的销售情况,再针对不同区域,产品销售额的不同,作出分析后,才能制定这个计划表。

        虽然销售部门,已经将新一季度的情况,汇总上报了,但那些如小蚂蚁一样的数字,看在楚一眼里,就像一条条会游动的小蝌蚪,只要她稍微一错开眼,小蝌蚪立即就乱了行,她还要重新梳理。

        几次之后,楚一有些懊恼的放开键盘,苦着一张脸,对着电脑屏幕,呲牙咧嘴的表达着她的不满。

        而遭受楚一打扰,正抬头看向她的轩昀霆,毫无预兆的被楚一的怪脸,逗得没忍住,直接笑出声。

        本就因为被数字打败,而正在发火边缘的楚一,听到轩昀霆的笑声,立即就炸毛了。

        “再敢笑一声,试试?”楚一凶巴巴的瞪着轩昀霆。

        脸上的笑意不减,轩昀霆直接将楚一的电脑转过来,跟自己面对面。

        在电脑上看了一会儿,轩昀霆修长的手指,便飞舞起来。

        开始,楚一很不服气,坐在对面干生气??尚丽膊焕硭?,就自顾自的在电脑上忙碌着。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不像在乱来,楚一猜测着。

        10多分钟过去了,轩昀霆专注的模样,吸引着楚一,实在忍不住好奇,绕过桌子,转到轩昀霆身边。

        再一看,她一筹莫展的统计表,已接近尾声。

        “这你也会!”楚一不得不承认,心里的佩服。

        轩昀霆没回应,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手指继续噼噼啪啪的敲击着键盘。

        楚一也不再出声,唯恐扰乱了轩昀霆的思路。

        她就站在一边,如学生看着老师做示范一样,认真记下轩昀霆在每一个重点数据上,做下的标记。

        时间在这种默契中流淌,近两个小时,轩昀霆输入最后一个数字,完美结束。

        抬起头,看了楚一一眼。

        “你学的不是这个专业,开始还不顺手,也很正常,慢慢来?!毙丽?。

        “可你学的也不是这个专业啊,你怎么会处理的这么专业?”楚一有些较真儿地问。

        轩昀霆再次露出满口整齐、洁白的牙齿,笑的很暖。

        “你知道我学的什么专业?”轩昀霆问。

        “你念的不是军校吗?军校不是该学与作战、枪械、国际关系有关的内容吗?”楚一认为。

        轻轻的揉了揉楚一的头顶,轩昀霆的笑容更大了。

        “要是我们执行的任务,正好涉及到经济,而那些资料,我们又带不回来,自己不懂,任务还能执行吗?”轩昀霆问。

        这么一问,楚一突然想起,轩昀霆每次接受的任务,都是上级指派,而他们,从来没有选择的机会。

        这么说来,她仔细一想,军人不止要懂军事,还是会多国语言,更要有涉猎多领域的能力。

        这也是第一次,楚一有主动想了解轩昀霆的冲动。

        有了轩昀霆帮她统计的大数据,再接下来的工作,楚一做的顺手多了。

        两个人又开始各忙各的,但流淌着的氛围,却与之前有着明显的不同。

        做好第一部分,楚一仰起头,放松放松脖子,不自觉的,眼神就飘向了轩昀霆。

        他的视线落在电脑上,可能是上面的内容,出现了问题,轩昀霆正眉头紧锁,深邃的眸子里,都是严肃。

        楚一没有再打扰他,而是悄悄起身,到小厨房,榨了两杯鲜果汁。

        轩昀霆没有吃水果的习惯,楚一发现后,就将水果榨成汁,趁着他要喝水的时候,端给他。

        因为是楚一亲手榨的,轩昀霆也从不拒绝。

        将果汁端到病床前,楚一没商量,直接凑到轩昀霆面前。

        一愣,轩昀霆停下工作,乖乖的接过杯子,直接喝了个精光。

        看到他这么合作,一抹笑意,在楚一嘴边隐现。随即,一个小酒窝,若隐若现的给楚一增添了一抹调皮。

        将之前的内容保存好,轩昀霆合上电脑,跟楚一说,今天先做这些,剩下的,明天再接着做。

        低着头时间久了,脖子确实受不了。

        考虑到轩昀霆的身体,还在恢复期,楚一也没坚持,收拾好资料,两个人开始讨论,接下来要做什么。

        对于玩,轩昀霆不是很在行,从小就沉稳得如大人一样的他,即便玩,也都是技术含量很高的那种。

        所以,轩瀚霆生气时,就偷着骂他,缺少童年。

        轩昀霆是知道的,但他没觉得自己的童年,缺少乐趣,只是,别人理解不了,自然也体会不到他的乐在其中。

        同样的,别的孩子玩的,他也很少参与。

        所以,楚一兴致勃勃的提议几种娱乐项目,轩昀霆都不得不遗憾的摇着头,表示自己不会。

        楚一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轩昀霆,就如研究小白鼠一样,盯着他从上看到下。

        “你是怎么长大的?这些你都不玩,你小时候都玩什么?”楚一问。

        “我小时候没空玩?!毙丽茏匀坏鼗卮?。

        他说,自从有记忆开始,多数时候,他都是在轩正琛的书房,或者跟着吕婉,在教研室。

        不认识字时,他看的都是图多,字少的书。认识一些字之后,他看书就半读半猜。字认得多了开始,就读那些军事名著,跟着轩正琛进部队,把枪拆卸开,再装好。

        再大一些,就跟着吕婉学外语,偷着拿轩正琛的作战图,自己重新画,排兵布阵。

        上学后,小学阶段,他加在一起,在学校里没待过两年,因为,老师教的内容,太浅显了,他早都会了。

        所以,别的孩子回到家,忙着熬夜写作业的时候,他都在关注国际形势、军事战术、语言考级等等。

        初中课程,他也多半都是自学完成,高中只读了一年,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军校。

        在军校上了两年,以资优生的身份,进入国际军事指挥学院。

        在那里,都是各国的军事天才,虽然还是学生的身份,但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真正的上过战场。

        同学的那些经历,给了轩昀霆很大促动。于是,他开始通过视频,跟轩正琛探讨军事问题。

        好在,轩正琛是个开明的父亲。他不会教条的要求孩子,一定要按部就班的完成学业,一定要拿到考试高分。

        他重视的,还是孩子的身心健康和爱好。

        当然,发现轩昀霆在军事方面,展现出的能力后,轩正琛更是有意识的给他创造条件。

        所以,在大学期间,轩昀霆就曾跟轩正琛军区的士兵们一起,执行过军事任务。

        说起这些,轩昀霆也觉得,有这么开明的父母,是他和轩瀚霆的幸运。

        听着这些,楚一的眼里,完全掩饰不住佩服。一路好学生、优异成绩的楚一,一直是外人眼里的学霸。

        现在,听轩昀霆讲过这些经历,楚一汗颜的都不好意思提,自己的那些成绩了。

        这也是两个人认识以来,楚一第一次在心里承认,轩昀霆的冷傲,真是有傲的资本。

        轩昀霆带着磁性的低沉声音,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正悄悄的推开了楚一的心扉。

        直到孙妈来给他们送饭了,轩昀霆才停下讲述。

        孙妈很喜欢楚一,一看到她,就不免要唠叨几遍,好好休息,好好吃饭等等这些。

        而楚一,总是笑呵呵的搂着孙妈,不管她说多少遍,她都耐心的应着。

        “可别学现在女孩减肥,你都瘦成这样了,以后生孩子,有你罪受的?!彼锫杷档乃匙炝?,一下就说到了孩子身上。

        顿时,病房里一下就安静了。

        楚一的脸,红得都不好意思抬头了。而轩昀霆就那样,盯着她似笑非笑的看着。

        孙妈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过了??啥妓盗?,再解释,弄得大家更尴尬。

        又说了两句别的,孙妈找了个借口,离开了病房。

        就剩下两个人了,楚一有些手足无措,又不知要说什么来化解。

        轩昀霆平时,话就不多。这时,又怎么会说话?

        一时间,病房又安静了。

        突然,轩昀霆的手机响了。

        楚一总算,偷偷的松了口气。

        电话是轩昀霆手下一名参谋打来的,他说,春节要到了。团拜会需要开始准备,今年,按照计划,该由轩昀霆带队,到下面连队慰问。

        但现在轩昀霆的身体还没康复,想请示一下,如何安排,需要提前跟带队领导打招呼。

        看了楚一一眼,轩昀霆没有马上回复,只说他知道了,会处理。

        轩昀霆打电话的时候,楚一进了卫生间。

        她知道,轩昀霆参与的很多工作,都是军事机密,按照保密条例,是不能有外人在场旁听的。

        等楚一洗完澡,再出来,轩昀霆已经结束通话了。

        轩昀霆的病房里,给楚一安了一张病床。

        本来,轩正琛打算安排人来给轩昀霆陪护的,再说,轩昀霆手下,也有人。

        但轩昀霆却没让别人来,开始,楚一是碍于两个人的关系,就算未婚夫妻,轩昀霆住院了,她也该在这里陪两天。

        后来,轩昀霆一直不提换人来照顾,现在,大家又都知道他们已经领证了,她也就更不好开口,说不在这里陪护了。

        住着住着,楚一反而适应了。

        于是,陪着轩昀霆一起,楚一很自然的就在医院里“扎根”了。

        轩昀霆不顾劝阻,从两天前,就开始洗澡了。

        他说,不洗淋浴,自己小心些,不会有问题。

        拗不过他,每天楚一洗完澡,都会帮他把洗澡水放好。

        看着楚一洗漱完了,轩昀霆起身,拿着睡衣,进了卫生间。

        就算身体素质再好,毕竟是心脏边上的手术,所以,平时几分钟就处理好的事情,现在需要的时间,多出了几倍。

        等轩昀霆洗完澡出来,楚一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

        听到卫生间开门声,楚一马上从床上起来,过去扶着轩昀霆,让他尽量少用力,避免给伤口造成二次受伤。

        又到小厨房热了两杯牛奶,再回到病房,楚一的困意也都散去了。

        接过牛奶,轩昀霆似闲聊的问楚一,打算在哪里过年?

        “还没想?!背缓茏匀坏鼗卮?。

        “跟我去部队过,怎么样?”轩昀霆问。

        楚一正在喝牛奶的动作,一下就停下了。

        刚听轩昀霆这么说,楚一是激动的。

        军营,对于楚一来说,带着很重的神秘色彩。那身充满着正义的军装,带着青春气息的迷彩,都让楚一充满了敬意。

        但随即,楚一又强压下了冲口而出的“好啊”。

        她觉得,主动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道理,她还是不得不防的。

        部队岂是一般人能随意进出的?而且还是去过年?

        这么一想,楚一觉得,轩昀霆一定有条件要提。

        根据历来的经验,楚一强压下心里的激动,保持着最大的冷静,看着轩昀霆。

        “我又不是军人,能在部队过年?”楚一问。

        “谁说你不是军人?”轩昀霆问。

        “我是军人?”你在开国际玩笑吧?楚一在心里想。

        “你现在的身份是军嫂,在部队里,比军人更要受到尊敬?!毙丽卮鸬煤苋险?。

        一听这话,楚一一下就惊醒了。对啊,她怎么总忘记那两本结婚证?

        她现在是已婚,身份是军嫂!

        这么荣耀的身份,她怎么总是记不起来?

        “那,我能跟玥玥一起去军营里过年吗?”楚一问。

        “她是军嫂吗?她以什么身份去?”轩昀霆的神色,闪了闪,才回答楚一。

        对于轩昀霆的回答,楚一一点儿不怀疑。

        她只是有些遗憾,还在心里想,要是白夕玥跟陈墨也领了结婚证,就好了。

        要是那样,他们就能一起去部队里过年了。

        在轩昀霆面前,楚一就如一张白纸,她在心里想的,轩昀霆就像会读心术一样,全都收入眼里。

        而那只小白兔,还不知狐狸的陷阱已挖好,就等着她自投罗网了。
  •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释放四大新信号 2018-11-28
  • 山西吕梁市旅游发展委员会总工程师周瑞美被查 2018-11-28